丧尸学园:烧脑的分析

爱漫展-小爱 4个月前 (04-03) 75次浏览

“我推断阿笠应该是没有共犯的,至少在吊桥之前他应该是独自一人,不排除在那之后他拉到了同党,但是可能性比较小,如果他想谋害我们,有两个人合作是明显占上风的,没有必要在那里冒险……所以,我估计他似乎是想先铲除掉你,然后再对我下手。”

“说的有道理,他跟踪我们,也许是想拿到什么东西,而且那个东西在你身上,可是他又打不过我,只有玩阴的!”陈涛摸着下巴附和。

你拿出了那个黑色药剂瓶:“还记得我给你看的阿笠的那本笔记么,他在里面有提到过一个叫陈老师的人,而且他有很重要的东西在那个陈老师身上……这让我想起了在学校里遇到的那个白大褂……如果我没猜错,阿笠一定是冲着这个东西来的。”

“可这个不是毒药么?他要这个干什么?”陈涛问道。
“我也不知道,但是它也许还有别的用处……对于阿笠来说。但是能肯定的是,他肯定不会拿这种东西做好事。”

你将药剂瓶塞回口袋,“我掉下水后就没有再看到过阿笠,一直有种不安的感觉,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,并且在那之前,我发现了一些血脚印从河边延续到了里面,然后凭空消失了…..我也是跟着那串血迹才找到你的。”
“起先我以为是你的血,但是后来我发现你的脚并没有受伤,那么就极有可能是阿笠的,在我看到张辉阳的时候,我首先是怀疑他。虽然样貌跟阿笠不同,但是我并不肯定第一次看到的阿笠就一定是真正的他,也许是化妆伪装过的。”
“张辉阳声色慌张,没有任何行李,而且行为怪异,起初他不肯接触水源我以为是他害怕会使脸上的伪装化掉,但是又想不通,如果他真的怕水,那又干嘛跟过来,直接去卫兵哥那组不就行了么,再说阿笠这种人精,实在很会装模作样,如果张辉阳是他假扮的,要么就是他故意装成慌张的样子迷惑我们,要么就不是他,张辉阳受伤之类或许是另有隐情…..”

“你说那串脚印凭空消失,我估计那会儿他刚巧遇到阿笠了,阿笠大概是假装成旅行团的失散人员扮好人背着他,然后才混进队伍的…..至于张辉阳,他的脚是真的受伤了,估计是被水里什么东西蛰到过,不过我也实在受不了那小子。”陈涛说着捏着脖子吐了吐舌头。

你点点头:“的确,加上他后期又带伤,走路都不便…不过那伤口裂的有些莫名其妙,我觉得跟他拿的竹子里的青虫有关。”
“然后我就开始怀疑吕田了,因为那些虫子明显是有人故意放进去的,目的不明确,也许是用来散播毒液?当时我们跟丽子姐去了河边,张辉阳也跟我们一起,应该不会是他做的,再说,也没人傻到自己放虫自己拿,那就只剩下周敏敏、卫兵哥跟吕田了。”

你闷声嘀咕:“说到周敏敏,也拿过一根长竹竿,我记得有天晚上她让我陪她去上厕所,但是我防着她没跟去,结果第二天就失踪了,十有八九是被附近的活死人攻击了…大概她拿的竹竿里也有虫…..还有,她有说过,丽子不是好人,不确定她想表达哪层次的意思,但是我没信,谁知道她安没安好心呢,又或者是想把我骗过去用竹竿抽我一顿解恨?”
陈涛揉揉你的脑袋笑了,不置可否。

“说真的,虽然那些竹子是卫兵哥自己折的,但我真不信他会害你,这么老大哥似的人,又加上他救过你一命,如果他想害你,又何必多此一举,丽子又是卫兵哥女友,这总不假吧,莫非阿笠作案后又稍了个同党?还刚好是个女人?所以,吕田更加可疑了!”

掰了掰手指,“而且他也没有带行李……我们那次从河边回去,看到他坐在竹堆旁边发呆,丽子姐朝他打招呼,他却半天才站起来……由此看来,吕田大概是个近视眼,但是他为什么不戴眼镜呢?阿笠的眼镜也是在吊桥那次掉下水了呢!”

“而且他放虫子的可疑性最大,再加上第一次看到他时,我注意到吕田的左手指有茧,一般来说写手除了左撇子用的最多的应该是右手才对,可是在掉下山的时候他却是条件反射地用右手抓住山松,他是个右撇子才对……这些蛛丝马迹联系在一起,让人不得不把他指向阿笠,这两个身份年龄也差不多,身高差不多,除了长相不同……”

陈涛露出赞同的表情,“我认为这次山体滑坡纯粹是意外,一来他不可能神通广大到连路上埋伏都布好了,二来他也一样会摔下去然后跟我们分散,他大概没有想到我们已经识破他的面具了,现在还需赶紧甩开他,到了城区再说。”


亲爱的小伙伴们,为了节约网络资源,本站已经隐藏部分暂未合作的宣传图片,可以使用微信公众号:aimanzhan,输入本文标题查询隐藏图片!也可以到爱漫展漫友福利 QQ 群:2249724 人工查询和搅基!
发表我的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